花甲老汉调戏村妇引纠纷 杀死同村村民抛尸山沟

  9月11日1时,绵绵秋雨不停地下着。此时,陕西省吴堡县宋家川镇白家塔则村隐隐约约传来几声狗叫。已经蹲守3天3夜的吴堡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二中队队长高红卫打了个寒颤。突然,一个黑影从草丛中窜出,正准备潜入一户人家的院子。高红卫意识到久等的人终于来了,一个手势,5名刑警同时扑出,瞬间把黑影按倒在地。至此,白家塔则村“8·31”命案凶手终于落网。

  9月4日16时20分,吴堡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一男子报警称:“白家塔则村杀人了,快来看看。”

  刑警大队队长王卫兵带领民警火速赶赴发案现场,发现死者为一名40多岁的中年男子,头部有被钝器击打的痕迹。王卫兵一边安排民警保护现场,一边向局长贺广平汇报。贺广平立即带领刑警勘查现场,初步确定死者应在8月31日19时左右被害。

  经辨认,死者正是已失踪5天的村民白喜。白喜,男,1969年2月生,白家塔则村人,以种地为生,妻子曾芳是洛川县人,两个孩子都在榆林上学。见到尸体,死者家属抱头痛哭。

  8月23日,白喜的丈母娘任冬梅从洛川县来到吴堡县白家塔则村看望女儿曾芳、女婿白喜及外孙。由于两个外孙都在榆林上学,8月26日任冬梅便和女儿曾芳去榆林看望外孙。9月2日,母女俩返回吴堡县白家塔则村时,婆婆便对曾芳说,儿子白喜从8月31日起便没有回家,是不是也去榆林了?曾芳说没去,自己也多次给丈夫打电话,但都关机。婆媳俩觉得不安,便发动亲戚朋友一块找白喜。

  9月4日16时许,一亲戚在白家塔则村一个叫“皮板渠”的水渠边,发现有挖土的痕迹,地上有血迹。再往水渠一看,发现沟内有一条裤子。难道是白喜的裤子?想到白喜失踪,该亲戚赶紧叫来其他人,经大家辨认,裤子确实是白喜的。“不好了,土下肯定埋着白喜……”于是,拨打110向吴堡县公安局报案。

  当晚,贺广平紧急召开案情调度会,成立“8·31”专案组,全力展开案件侦破工作。

  从埋尸的位置看,凶手熟悉该村的环境,应是白家塔则村以及附近的人。专案组抽调60余名警力分组展开深入细致的调查,连夜在全县范围内对死者生前结交过的人员进行过滤,对所有接触过的人进行走访调查。

  高红卫在白家塔则村走访排查时,村民白虎的妻子告诉他,白虎已离家出走一星期了,不知去向。据村主任讲,白虎“老不正经”,经常调戏、猥亵妇女,多次因调戏妇女与人打斗,并多次被派出所处罚过。

  办案民警认为白虎的嫌疑很大。他们从白虎的妻子处了解到,白虎走时很匆忙,也没有带钱。民警推测白虎肯定没有跑远,应该还没有出吴堡县。吴堡县公安局立即布下天罗地网,但白虎一直没有和家人、亲戚联系。

  根据白虎的反常举动,专案组断定白虎作案嫌疑最大。为了不打草惊蛇,从9月8日起,高红卫带领民警在犯罪嫌疑人白虎最有可能出现的白家塔则村严防死守,一刻也没有离开过。

  临近中秋节,天空不停下着小雨。民警在白虎及其堂哥家周围山坡上设伏,连伞都不敢打,一蹲就是3天3夜。

  9月11日1时,白虎终于出现了。他趁着黑夜欲潜入堂哥家借钱逃跑,被蹲守的民警逮个正着。

  8月24日,死者白喜的丈母娘任冬梅与女儿曾芳准备去榆林,曾芳骑摩托车带着行李走在前面,任冬梅独自跟在后面。途经村民白虎家时,正端着饭碗的白虎看到任冬梅一个人行走遂起淫心,便上前搭讪。随后,他放下饭碗,强摸任冬梅的身体,嘴上说着下流话,意欲不轨。任冬梅顺手在地上捡起一根枣木棍自卫,并呼喊求救。恰巧此时有一村民经过,白虎只好罢手。任冬梅加快脚步,沿着山路拐过一个山梁。谁知,白虎又追上来扑向任冬梅。情急之下,任冬梅拿起枣木棍奋力反抗,并在白虎的肩上咬了两口,称要拨打110报警。

  这时,白虎看见送完行李的曾芳骑摩托车在前面的山路上往回走,便央求任冬梅不要报警,说自己错了,然后转身离开。事后,任冬梅感到委屈,将自己受辱的事情告诉了村主任。http://www.yhkpyl.com

  8月31日19时许,白喜扛着一把镢头往家里走,遇见了背着苜蓿的白虎,便上前理论,白虎不服。白喜顺手举起镢头在白虎的腰部打了一下,白虎大怒,放下苜蓿,抽出镰刀和白喜打斗起来。白虎打不过白喜撒腿就跑,白喜拿着镢头在后面追赶。这时,白虎从地上捡起一块巴掌大的石头猛然砸中白喜头部,白喜当即倒地鲜血直流。白虎拿起镢头对着白喜的头部连砸几下,鲜血流了一地。见白喜一动不动,白虎便将地上的血迹掩埋,把白喜的尸体拉出去扔入沟底,然后返回家中拿了一把铁锹,将尸体掩埋。

  案发后几天,白喜的家属、亲戚遍地寻找白喜,白虎还若无其事地待在村里,直到9月4日白喜家属报了案,正下地干活的白虎才感觉到事情要败露,来不及回家就跑了。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